打印页面

首页 > 川航遭遇罕见事故 近万米高空驾驶舱玻璃掉落!

川航遭遇罕见事故 近万米高空驾驶舱玻璃掉落!

 

5月14日清晨7点左右,有网友爆料:川航一架从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客机发出特情代码7700,随后于7:42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。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,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,所有乘客平安落地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11

事件经过

该航班为A319-100飞机执行重庆至拉萨航班,9800米巡航过程中、MIKOS点附近,飞机马赫数0.74-0.75,机组发现右侧内风挡出现裂纹,立即申请下高度返航,此时ECAM出现右风挡防冰故障信息。随后,右风挡爆裂,机组立即按程序处置,下高度、减速,带氧气面罩,期间由于噪音太大无法建立无线电通讯联系,机组将应答机调至7700。与此同时,客舱内氧气面罩脱落,乘务员按程序广播和处置。在执行超重着陆检查单后,飞机于07:42安全落地。从初步调查情况看,该事件为风挡玻璃爆裂导致失压,机组按要求正常处置,飞机备降成都,安全落地。目前,一名副驾驶、一名乘务员有轻微擦伤,无旅客受伤。该机于2011年7月26日进入川航,截至2018年5月14日,共使用19912.25小时,12920循环。最近一次A检为4A5,2018年4月12日昆明完成。最近一次C检为3C,2017年3月9日外委成都川维完成。飞机当日无保留故障项目。查询近15日维修记录,该机无风挡故障信息。目前已确认破裂风挡为原装件。详细情况需进一步调查。

曝光的照片显示,飞机驾驶舱右侧风挡玻璃消失,仪表台受损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17

从flightradar24数据看,挡风玻璃损坏可能是在万米巡航阶段发生的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24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20

高度变化(格林威治时间)

高空的风到底有多大?

来看看机长的衣服被撕成这样,

你就明白了!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31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27

 

乘客自述

当事航班乘客曾俊说,当天清晨,他乘坐四川航空的3U8633航班从重庆出发,前往西藏拉萨收购虫草。他回忆起飞机上的那段遭遇,直呼“太惊险太刺激了,太吓人了。”他还说,该航班原定5月14日早上6点05分从重庆出发前往拉萨,航班在延误20分钟后,于早上6点25分起飞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35

飞机大约飞行了一个小时,正处于万米高空,突然开始急速下坠。“持续了大概5到6秒钟时间,速度特别快。”曾俊说,当时乘务员正推着餐车在派送早餐,包括他和乘务员在内都被毫无征兆的下坠吓得不轻,不少乘客开始尖叫,机舱内行李架上的物品、餐盒撒落一地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42

紧接着,机舱内的氧气面罩全部脱落,曾俊和其他乘客迅速拉起氧气面罩罩住面部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47

“在此之前,这架飞机也发生过几次颠簸,我当时以为只是受到气流影响。”曾俊说,自己的表现还算淡定,“我很冷静,没有恐慌。”

曾俊回忆称,飞机突然下坠后餐车失控,撞上一名乘务员。该乘务员迅速找到飞机尾部一个空位坐下,并戴上氧气面罩,“当时我就正好坐在她附近,听到她在喊腰很痛,受伤了。”

此外,飞机下坠后乘务员大声安慰乘客,“她说请大家相信他们,他们有能力、有实力安全落地。”

随后,经过一段时间的盘旋,飞机最终安全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。下机后,曾俊等乘客看到现场来了很多救护车和警车,还有很多医护人员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51

“我看到飞机下面有一个轮胎已经爆了,驾驶室的玻璃也碎了。”直到这时,曾俊才明白当时的情形有多惊险,至今还在后怕中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855

当事飞机

 

官方回应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07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30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26

民航管理局

中国民用航空西南地区管理局发布通告称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34

民航史

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故还是在1990年6月10日,英国航空的5390航班,在伯明翰飞往西班牙马拉加途中,BAC111客机左风挡脱框,没有系安全带的机长被吸出机外,幸亏被副驾驶和随后赶来的空乘死死抓住,飞机在副驾驶操纵下安全备降。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37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41

事后调查发现飞机在事发前一天刚刚检修过风挡,机务用了错误型号的螺栓固定风挡,导致在巡航时无法承受压力差迸裂。

资深机长解读

本次风挡破损出现在万米高空,会造成飞机立即释压。尽管有氧气面罩,飞行员仍要承受缺氧和低温,还有可能遭遇仪表设备失灵等问题。此外,机组能在爆破性释压、高原复杂紧急下降程序、暴露驾驶舱低温、巨大噪音的恶劣情况下控制飞机安全落地,实属不易。在爆破性释压情况下,高速气流对机组的观察,判断,交流都会造成障碍。

由于飞机释压时位于山区,在发生释压时无法立刻紧急下降到10000英尺安全高度,而需要在24000英尺高度飞行一段时间再继续下降。这种情况,风挡玻璃没了,驾驶舱的温度是零下几十度,风流又大,机组人员都穿的短袖尘沙,很多设备无法正常工作,机长还要正确操纵飞机紧急备降,对于当班机组的考验也会进一步加大。

网友怒赞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52

微信图片_20180515091956

不知道这次川航的事故又是什么原因?

等待调查结果。

大喵在此也要为机长点赞!

文章来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