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 走一段夜路 恋一次故乡

由于一个意外的长时间堵车,长途大巴到达县城就已经很晚。等我再从县城打上出租车并在村口处下车,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十一点了。天阴得极重, 四下里一片漆黑,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。一阵风刮过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赶忙将羽绒服的帽子扣上,缩了缩脖子,把拉链扯到顶,拉严实。 [更多]

|
航空工业 西飞 故乡
+ 加载更多

用户登录

用户注册

用 户 名:

3-16字,可由中文,字母,数字及”_”组成

密 码:

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

确认密码:
邮 箱:
验 证 码:
换一张?